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小程序开发中的一些套路,谨防入坑

2021年01月07日 18:17

       对于需要做小程序开发的商家来说,如何选择平台来进行小程序开发成了一大难题,一不小心就入坑




我们来细数一下这一年多时间,关于小程序常见的坑有哪些:


1、注册的坑


利用小程序名称唯一的规则,误读误导商家,以“买关键词”、“买域名”等话术骗取高额费注册用。


其实,注册小程序根本不用花钱。如果有认证的公众号,那么可以快速注册小程序,连认证的300元钱都省了。


2、官方授权的坑


唯利是图的骗子们,经常谎称是腾讯“官方授权”合作单位,并拿出各种假冒的授权证书,引商家入局。


官方曾于2017年11月发文提醒:小程序没有任何的“官方授权”、“官方代理”、“独家代理”等合作形式。

3、微信邀请的坑


以“腾讯某某地运营中心”的名义给商家打电话,询问商家有没有关注小程序,并向商家发出“官方邀请函”,邀请商家参与活动,活动中对小程序各种吹捧引商家入局。


同2。官方同样提醒:小程序没有在地方的“运营中心”。


4、专家讲师的坑


同样是电话邀请,骗子谎称雇佣、邀请的领域“专家讲师”、“腾讯的小程序讲师”进行虚假宣传,以官方口吻解读“小程序的价值”,其中过多浮夸,引商家入局。


相信很多熟悉小程序的朋友,还记得去年受张小龙“膜拜”的“小程序教母”,这就是典型的过于浮夸的专家讲师坑。


5、源代码的坑


万能的某宝,什么都可以买,小程序自然不在话下。上面不少卖源代码的,声称一次购买永久使用,借口说如果你找平台,万一哪天平台不做了,你的小程序就用不了了。后面这句虽然有些道理样!


但是,正规平台会根据小程序发布的新能力进行升级,你拿了源码,自己不懂程序,还得找人升级,这个坑更不小。


6、空壳小程序的坑


最近在网上看见有空壳小程序,外观各种设计都挺好,可是点怎么都点不进去。这样的小程序只做了前端设计,而功能全无,就只是一个壳。然而当商家质问开发公司的时候,得到的回答却是,你给的钱只够做这些,还要继续开发,就,加,钱!

这就是低价的坑,低价引入局,各种后续费用。


一般正规平台,都会明确表示,开发完成的小程序有些什么功能,后续的服务内容,后续服务是否收费等。很多平台后续都是免费升级的,因为都有年费,这就是年费的功能,且年费不会太高。

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有丰富的资源优势,成熟的经验优势,强大的技术优势,优质的服务优势;根据客户的实际情况进行开发设计跟SEO优化,从而更快更有效的部署软件产生效益,满足企业的市场需求。需要可加微信13539285443详谈!



关键字:

相关推荐

做一个APP要注意哪些事项?

App软件开发是一件非常专业的技术性的工作,所以大众总是有一些常见的困惑,比如“为什么开发App要花这么多钱?”,或“为什么开发App要花这么长时间?”或“App开发的难点到底在哪里?”。APP开发可联系微信就目前而言,APP开发的两大主线分别是Webapps和Nativeapps。除少数APP开发平台外,现在市场上的主流平台还是以WebApp开发的模式为主,但是其用户体验往往差强人意,多存在以下两个问题:一、网络速度:这个问题在中国比较突出,大家应该都是有目共睹的。二、手机解析HTML5的速度,以及Feature支持程度:目前这个还是不够好,急需改进。App开发到底是什么?一句话来解释,开发一款App就是从构思到实现的过程。app开发可联系微信这个过程包括以下内容:需求预评估:把客户的构思一一梳理、落实到表格中,最终形成一份App需求报告产品原型设计:根据App需求报告,做出一版App的雏形,主要将每一个功能安排好合适的位置UI设计:设计每一个页面App端开发:也就是用户端(前端)的开发,这一步完成后,App呈现给用户的样子就出来了服务端开发:也就是数据后台端的开发,比如用户的数据,或是电商的后台等接口联调:将App端和服务端连接起来,形成一个完整的App。客户可以运营App,用户可以使用App测试及验收:把App放到各型号手机中进行测试,修改bug,调整细节等。app开发可联系微信App开发是根据什么来进行报价的呢?答案是:工作量(时间和人员)开发一个App需要多长时间和多少人将最终决定花多少钱,而决定时间和人员的因素3个:App功能的多少和难易:App功能越多、业务越复杂,所需的时间越长,所需的人手越多技术团队的实力:目前市面上包括个人开发者、开发团队和专业的App开发公司,选用不同的团队会有很大的报价差,当然质量也会有比较大的差距。不同的开发方式:开发一款App可以选用不同的开发技术和方式,有原生开发、混合开发、Web开发。1)Web开发:通俗讲就是用一个手机网站加个壳,就变身为一个App。这种方式简单、便宜,但效果差、质量比较低。有个别的不良商家用这种方式欺骗客户。2)原生开发:iOS和Android分别用不同的语言进行编程,这种方式最成熟,成本也是最高的;3)混合开发:顾名思义,混合开发就是结合了原生和Web进行开发。这样不仅开发快,而且App质量高。像手机淘宝、微信等大型App都使用这种开发方式。现在,我们已经基本了解了App开发报价的决定因素,App开发看似是“一分钱一分货”,App很复杂,功能很多,那价格就会高;app开发可联系微信APP开发要注意以下两点:1.沟通沟通是最大的难点,客户很难描述清自己的构思,那就会导致最终的产品不是客户想要的样子。因此从App需求梳理开始到接下来的每一阶段,都需要双方进行充分的沟通和确认。2.开发方式App之所以开发比较复杂,是因为不仅要开发前端、后端、后台三端,而且还要开发iOS和Android两个系统的App。和网站相比,这简直复杂多了。开发一个网站只需要开发一端就好。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有丰富的资源优势,成熟的经验优势,强大的技术优势,优质的服务优势;根据客户的实际情况进行app的开发设计,从而更快更有效的部署软件产生效益,满足企业的市场需求。13539285443

2020年12月26日 10:45

逐条详解寒武纪首轮问询,直击AI芯片独角兽的“硬核”逻辑

5月7日晚间,科创板受理企业寒武纪披露首轮审核问询函与相关回复。出身中科院计算所的人工智能芯片独角兽寒武纪,自宣布申请科创板上市以来,便引来业内各方高度关注。公司成立四年以来,已经历6轮融资,投资方中不乏阿里巴巴、国科创投、中金资本等重量级企业。4月10日,寒武纪申请状态变更为被问询。27天后,“初试”答卷出炉。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首轮问询一贯秉持了科创板审核问询的基本逻辑——详尽细致。问询涉及6大方面、20个问题,从发行人股权结构、主营业务、核心技术、财务信息、风险揭示等向投资者揭开芯片巨头的“面纱”。新业务贡献六成营收上交所给出的第一问,关于寒武纪的股权结构。根据申报材料,陈云霁(寒武纪创始人陈天石的哥哥)曾在寒武纪兼职期间参与过公司部分研发工作,但在公司创立不久后即离开公司,目前在中科院计算所担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问询函要求发行人说明,陈云霁在发行人处的兼职时间,参与的主要研发工作,对公司核心技术、产品形成发挥的作用;离开后是否仍对公司进行技术指导或合作。对此,寒武纪回复称,“陈云霁并未直接参与产品技术研发的具体工作,对于公司的核心技术及主要产品的形成无重要作用。且相关研发成果及专利权均归属于寒武纪有限。”寒武纪还指出,陈云霁自2016年11月离职以来,未参与公司的产品技术的研发工作及技术指导。科创企业主营业务的含金量与未来的发展、盈利能力关系密切。据招股书介绍,寒武纪目前主营业务为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智能计算集群系统,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三大业务线。公司采用Fabless模式(无晶圆厂),并为客户提供芯片产品与系统软件解决方案。2016年起,寒武纪先后推出了终端智能处理器IP,包括1A、1H、1M三款产品。由于该系列产品成为公司销售收入的绝对主要来源,公司被部分媒体质疑其营收过度依赖于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业务。招股书显示,2017和2018年,公司终端IP授权业务收入分别为771.227万元、1.17亿元,对主营收贡献达到98.95%和99.69%,公司A为主要客户。上交所在二问中,对公司的主要产品、市场竞争状况、采购等方面连发数问。要求说明,IP授权业务2019年收入大幅下滑的原因及是否持续性,公司是否面临产品研发上的技术难点或壁垒;公司A未继续采购发行人产品的原因,是否因产品无法达到客户要求,公司A未来是否继续采购发行人产品。从寒武纪的回复来看,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业务已不再是其主要收入来源,其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产品、智能计算集群系统逐步成熟,贡献了2019年主要营收。数据显示,2019年终端智能处理器IP授权业务同比2018年下滑41.23%,实现销售收入6,877.12万元;智能计算集群业务业务板块扛起大旗,贡献当年总营收的66.17%。另外,寒武纪表示,“公司A选择自主研发智能处理器,不再继续采购寒武纪产品。除报告期内已达成的合作外,寒武纪未与其签订新合同。”此外,2018年,寒武纪从公司A取得的收入已包括固定费用收入、提成费用收入。2019年以来,由于IP产品已经完成交付,当年主要从公司A获取提成费用收入,固定费用收入相较于2018年下滑较大。问询重点覆盖财务信息资金密集、投入成本高、研发周期长、盈利释放缓慢是芯片企业的普遍特征,企业现金流的健康与否显得格外重要。在首轮问询中,寒武纪的财务会计信息被重点问询,包括存货、应收账款、研发费用、银行理财产品等,共计11问。从披露的信息来看,近三年来,寒武纪逐年加大研发投入,体现了“硬核”科创属性,且营收录得三年50倍增长。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寒武纪的营收分别为784.33万元、1.17亿元、4.44亿元;同期研发投入分别为2986.19万元、2.4亿元和5.4亿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80.73%、205.18%、122.32%。累计研发投入达8.13亿元,是同期累计营收的1.43倍。需要注意的是,寒武纪目前还未实现盈利。2017年~2019年,寒武纪净利润分别亏损3.8亿元、4104万元和11.79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2886万元、1.72亿元、3.76亿元。即便尚处于亏损状态,寒武纪的现金流方面表现不俗。公司不仅手握大把现金,且应收账款占比总资产远低于科创板已上市企业。Wind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科创板已上市企业,最新一期应收账款占比总资产均值约16%。2017年~2019年,寒武纪的应收账款账面净值分别为441.09万元、3,264.44万元、6,460.87万元,占当期末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0.75%、1.07%和1.38%。此外,截至报告期末,寒武纪货币资金、银行理财产品共计43亿元。对于大额银行理财产品,寒武纪表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公司实际购买理财本金发生额分别为3.8亿元、53.95亿元、115.79亿元。截至2019年末,上述理财已分别赎回3.8亿元、53.95亿元、77亿元。且上述理财产品不涉及定向投资,投资对象不涉及公司的供应商、客户或关联方。不过,对于手上大把现金足以覆盖在研和募投项目的情况,上交所要求公司说明,募资的必要性及对资金的预算规划。寒武纪称,集成电路产业更新迭代快,公司各产品线未来会参考每18~24个月推出一代新产品的节奏进行迭代。预计未来3年内仍有其他5~6款芯片产品需要进行研发投入,或仍需30~36亿元资金投入。

2020年05月09日 10:29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